Tag 的士

泰加連續7個月未能為到期的士保險續保 保聯會︰已設機制助轉保

CHUN_YIP_TAXI_INVESTMENT_保監局

的士保險龍頭公司泰加保險今日(22日)公布,未能為於今年8月到期的士保險安排續保,已是第七個月無法為的士保險安排續保。泰加表示,將陸續就受影響的保單,向保險代理及未有保險代理的保單持有人發出書面通知。 保險業聯會表示,為確保受影響的士車主適時得到保險保障,透過保監局中央分流機制,已將保單安排至四家保險公司承保,形容透過市場自我調節和保監局的中央分流機制「香港的士保險市場已逐步恢復秩序」。 根據保聯會數據,2月至7月合共約5,200張受影響的士保單中,已有84%成功透過中央機制轉保,餘下個案車主或已自行安排投保。 的士保險保費問題一直纏擾的士業界,泰加保險今年年初起,拒絕承接的士保險新單後,並宣布未能為於今年2月至7月到期的的士保險安排續保。保監局於今年1月7日委任兩名經理全面接管泰加的所有事務及資產,不過泰加今日公布,未能為於今年8月到期的士保險安排續保,並指保監局將協助受影響車主盡快將保險轉移至其他保險公司承保。 保險業聯會則表示,透過保監局的中央分流機制,已將保單安排至四家保險公司承保,並認為「的士保險市場已逐步恢復秩序」。至於餘下的士車保的保單,保聯指,部份車主已自行安排投保,或仍考慮保險公司的報價,亦有車主考慮將車退役等。 來源: 香港01 ()

泰加不會為8月到期的士保單續保

CHUN_YIP_TAXI_INVESTMENT_泰加保险

由保監局委任接管泰加所有事務及資產的經理剛宣布,8月份到期的的士保單將不會予以續保。 為確保受影響的的士車主適時得到保險保障,保監局、保聯及四家的士保險公司自今年1月初一直密切聯繫,透過保監局的中央分流機制,有秩序地將保單安排至四家保險公司承保。經過4個多月運作,的士車主/保險代理已開始熟習中央分流機制的運作模式,並加以善用。 保聯指出透過市場的自我調節和保監局設立的中央分流機制的輔助,香港的士保險市場已逐步恢復秩序。餘下的保單,車主或已自行安排投保、仍在格價/考慮保險公司的報價、打算/考慮將車退役等等;但不論原因為何,假如受影響的的士保險代理/車主欲透過中央分流機制投保,請盡快提交資料至保監局,以便安排轉保。 保聯又指出,截至今年6月21日為止,將於7月到期的1,000張泰加的士保單中,36%已獲保險公司承保或已簽訂保單,而6月到期的840張保單,獲保險公司承保或已簽訂保單比率為86%。 來源: 香港01 ()

去年公共交通服務投訴2.6萬宗 的士獨佔三成 2個人共投訴逾千次

疫情期間巿面人流大跌,公共交通乘客量受影響,投訴數字亦相應減少,直至去年回復。根據交通諮詢委員會報告,2021年接獲的公共交通服務投訴及建議回升至2.6萬宗,較2020年多逾8000宗。其中,超過3成投訴與的士相關,其次是小巴和專線巴士。 報告又提及不少投訴及建議來自相同投訴人,去年有2人就公共交通服務投訴共1270次。 根據交通諮詢委員會交通投訴組2021年第4季季報,去年交通投訴及建議回升,較2020年疫情期間增加逾8000宗,總共達2.6萬宗。 有關公共交通工具的投訴以的士最多,達8355宗,其次是專線小巴和九巴,分別超過4800宗。 在各交通工具相關的投訴中,專營巴士服務班次的投訴最多,達4123宗,其次是的士司機駕駛行為不當和拒載,分別有2097和1882宗。 同時,去年專營巴士路線的投訴急增,達926宗,較2020年上升671.7%。報告指出,原因之一可能是疫情下專營巴士乘客量下跌,持續縮減服務,以致服務班次和路線相關的投訴急增。 另外,交通投訴組小組委員會就專營巴士及專線小巴服務實時到站資訊的投訴及建議討論。2021年第3季季報提到有巿民投訴九巴應用程式所顯示巴士到達時間不準。運輸署於報告表示,已促請九巴提高預計巴士到達時間系統的準確性,並研究在應用程式中加入更多與服務延誤有關的資訊;九巴將會繼續投放資源,以改善相關系統的準確性。 其實,有不少投訴及建議來自同1位投訴人,去年有2人就公共交通服務投訴共1270次,2019年更有2位投訴人共提出3341宗投訴,平均每人每天4宗。另外違例泊車、交通標誌及設備、執法事宜等亦曾分別接獲來自1位投訴人的過百至過千宗投訴。 來源: 香港01 ()

泰加﹕吳宇已辭主席及執行董事 5月27日起生效

泰加保險(6161)多名董事宣布從上周五(27日)起辭任,當中包括主席兼執行董事吳宇。 泰加指出吳宇從當日起辭任主席及執行董事,同時亦不再擔任公司授權代表。公司又指出執行董事林烽亦已從當日起辭任,並不再擔任風險委員會成員,戴承延已辭任公司執行董事,王軍生則辭任獨立非執行董事,並且不再擔任公司審核委員會﹑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各會成員。 隨著吳宇辭任,該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余祖德已獲委任為授權代表,從上周五起生效。4人辭任後,目前泰加董會只剩下余祖德及另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詹達堯。 據上市規則要求,上市公司董事會必需包括至少3名獨立非執董,該行指正物色合適人選以填補有關空缺,將盡全力確保根據上市規則於實際可行情況下,盡快且無論如何於王軍生辭任起計3個月內委任合適人選。 吳宇去年8月成為主席 吳宇於2020年12月購入泰加26.62%股權,並與林烽等4人加入公司董事會。至2021年4月吳宇再購入公司一批可換股債券,及至8月時取代張德熙為公司主席,9月時公司指出吳宇擬提出全購。不過保監局在去年11月限制公司於外匯上投資。 至今年1月泰加旗下的泰加保險,宣布停止8,000輛的士保單,其後保監局接管泰加保險。吳宇則於同月中止全購,及宣布辭任泰加保險執行董事。 來源: 香港01 ()

Uber Taxi試驗按錶收費另收$5預約費 的士業︰喺合法非法間穿梭

Uber香港近年力攻的士市場,Uber近日更於程式內通知特選客戶,推出「的士按錶收費」的乘車試行計劃。獲邀的特選乘客透過Uber預約的士時,可選擇要求按咪錶收費,系統不會計算預計行程車資。用戶最終收費帳單上,除的士咪錶的款項外,Uber會徵收每程5元的「乘客預約費」。 的士車行車主協會永遠會長吳坤成表示,業界強調的士要合法經營,不能與Uber混為一談,憂慮按錶收費計劃「細節有怪獸」。他指,Uber一直以「燒銀紙」方式,推出優惠綑綁式吸客,惟的士業若跟隨,主動向乘客提供優惠卻是違法,直斥政府並無妥善監管預約平台。他又質疑,Uber此舉如同「漂白」,混淆一直以來非法「白牌車」的生意,形容做法如同「喺非法同合法之間穿梭。」 Uber強調試行計劃按跟足運輸署車資計算方法 由司機按錶頭輸入車資 Uber近日向部份「特選客戶」發電郵稱,推出「的士(按錶收費)」乘車選項試行計劃,由即日起至6月30日,乘客若透過Uber預約的士服務,可選擇「按錶收費」選項。Uber強調,車資將完全根據運輸署當時生效的車資計算方法,系統將不會再於預約行程中顯示預計行程車資。 乘客上車後,的士司機會開啟咪錶,到達目的地後會在App內輸入咪錶上所顯示的總額,包括隧道及行李費等適用費用,系統會自動計算適用的乘車優惠,並加上每程5元的「乘客預約費」。 與一般電召的士不同的是,乘客下車後,可於Uber程式或電郵查閱行程及付款記錄,亦可向司機要求索取機印車費收據,全程會繼續以電子支付,毋須以現金交易,與一般的Uber叫車行程無異。 的士業界質疑混淆視聽 的士車行車主協會永遠會長吳坤成表示,Uber推出合法的電召的士選項,但無剔除以往的「白牌車」等疑似非法電召車輛方式,批評做法如同「喺非法同合法之間穿梭,個漂白效應我哋覺得係有啲問題。」他又質疑,Uber此舉是要以合法預約的士方式,為不合法的白牌車賣廣告,目的是要「混淆視聽。」 吳坤成續指,接獲多個業界會員投訴,批評Uber「燒銀紙」推出獎賞制度,乘客惠顧一程Uber行程後,便可免費獲贈或以半價惠顧UberTaxi,誘使乘客使用程式預約的士服務,「佢用好多嘢去綑綁住、掛鉤住,好似協同效應得嚟,又將個市場歪曲咗。」 他又質疑,Uber會在繁忙時間以「加乘」機制,增加每程車的收費。惟的士電台以同一方式經營卻是違法,質疑做法對的士業界造成不公,直斥政府未有妥善監管Uber的營運。 被問到Uber推出按咪錶收費的召車選項後,與的士業界有否合作空間。吳坤成明言,對Uber做法有保留,需要仔細研究「細節有冇怪獸。」他強調,的士服務是完全合法,不能與在灰色地帶遊走的Uber相提並論。 來源: 香港01 ()

的士改革繞不過車租與發牌

CHUN_YIP_TAXI_INVESTMENT_的士改革

行政會議會同行政會議本星期二(5月11日)批准的士調整收費。政府預計將於兩星期後的立法會會議提交《2022年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修訂附表5)規例》,規定從7月17日起將三種計程車落旗收費增加3元,落旗後首段跳錶收費每跳增加2角,後段跳錶收費則每跳增加1角,推算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收費平均加幅分別為11.54%、13.02%及13.83%。 運輸及房屋局發言人稱政府審批加價時已經考慮了各項相關因素,包括從業員收入、營運成本轉變、市民接受程度以及其他交通工具收費等,同時又說「現時租車司機的每月平均淨收入相比運輸行業每月平均薪金為低,較難吸引新人入行,行業亦有老齡化的趨勢」,故此上調收費以後有望增加司機收入,並且推動業界改善服務、投資設備。 增司機收入須正視車租 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一期《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運輸行業的非經理級人員與專業僱員在2021年3月至12月的平均每月薪金為22,305元至22,432元,而運輸署調查卻顯示的士租車司機在2021年每月平均淨收入為18,143元至19,578元。假若前述兩組數據可信,那麼的士租車司機收入實在遠遜平均水平,應該存在相當提升空間。 不過車費加價是否直接有助提升司機收入,這點其實不無疑問。運房局、運輸署在上個月就相關事宜徵詢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意見,當局提交的文件稱「車主一般情況下會先觀察車費調整後初期的生意及收入的變化,然後才按實際情況就車租調整的幅度與司機團體商討」。惟有個別的士司機表示,車主、車行早已因應政府放寬社交距離設施上調租金;香港的士公共小巴商總會理事長周國強也承認,近日的士車租確實有所調整。 儘管過去幾年的社會運動與新冠疫情亦有影響的士車主收入,然而他們更大程度是受制於燃料成本、保險費用的上升,似乎不應該將這方面的壓力轉嫁租車司機。政府早前在對工商舖業主提供免息貸款的基礎上禁止他們追租和鼓勵減租,類似的思維與措施按理也可以考慮同樣套用在的士租車,像是明訂條款限制、設立實際誘因,而不能單靠一句「的士租賃一直是車主與司機在自由市場下的商業安排」了事。 不打破封閉難促成改革 除此之外,政府又提到車費加價另一目標是要透過改善的士營運財務可行性以提高其服務質素,並指會再配合引入車隊管理制度、增加最高乘客座位數目、設立司機違例記分制度等措施來促進業界長遠健康發展。對於作非法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的非持牌的士,政府亦指會籌備提高相關罰則的立法建議。 這些建議固然都有正面作用,但恐怕都沒有觸及問題根本,那就是本港的士牌照數量始終維持不變。況且牌價縱使已從2015年約700萬元的高位回落至近月的約500萬元,卻仍舊屬於多數租車司機極難負擔的水平,足以購買單位自住。這種情況一日不作改變,租車司機收入依然難望擺脫車主操弄。 尤其奇怪的是,港府明明將現有車主與司機之間的租賃視為「自由市場下的商業安排」,然而在拒發新牌一事上明顯卻傾斜於既得利益者。就連2019年推出600輛新專營的士的試驗計劃,結果也是因為當局撤回法案無疾而終。試問一個行業若長期處於在管治者幫助下排斥新參與者的封閉競爭狀態,它的服務質素與長遠發展又要從何談起呢? 來源: 香港01 ()

的士加價|的士商會︰加幅「一定唔滿意」難招新人 揚言再申加價

行政會議建議的士落旗收費增加3元,較的士業界於2018年提出,落旗收費6至7元方案,加幅削去一半。 香港的士小巴商總會理事長周國強接受《香港01》查詢時,表明對政府建議加幅感失望,「滿意就一定唔滿意啦,但拍咗板冇得反對。」他指,的士保險及石油氣價,於近年加約一倍,市民亦不介意加價,「點解要捏住捏住?」 他預計,按現時加幅,的士司機薪金可望增加至2.1萬至2.2萬元,但未計及意外風險及其餘成本,工資始終較其他運輸業工種低,無助吸引新人入行。他表示,一定會再申請加價,但何時再提交申請,則會先諮詢業界。 料的士司機收入可增3000元 周國強說,現時的士司機收入約為1.8萬元,按政府建議加幅,料司機月入可增加至2.1萬至2.2萬元,但有關收入未計算司機個人支出及風險,亦沒有強積金等福利,相較其餘營業車司機的工資,仍然偏低,「點吸到新人入行?政府仲要話(引入的士司機扣分)兩級制」。 周指,政府過去曾承認,即使按業界2018年建議的方案加價,的士咪錶價仍滯後約20%,但現時獲批的加幅較申請削近半,預計咪錶價滯後約30%。 的士車租「偷步」回升 特更車租取消「疫情價」每更貴90元 政府提交立法會的文件指出,車費調整後,車主一般會先觀察車費調整後,司機的收入變化,再按實際情況加車租。不過近日政府放寬「限聚令」,有的士司機在網上討論區指出,加價獲批消息未出,近日的士車行早已「偷步」加價,其中特更司機車租已加90元,由疫情期間的360元的「疫情價」,加至450元。 周國強承認,近日的士車租的確已調整,但強調仍然未收回疫情前的車租水平,只是由半租加至八折車租。周又強調,業界一定會再向政府申請加價,認為會員大方向都同意再遞交申請,不過何時行動就要先諮詢會員意見。 根據港府提交立法會文件,的士的營運數據顯示,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的租車司機、車主司機和出租車主,去年每月平均淨收入,均較2019年更低。若撇除通脹,出租車主收入跌幅最高,市區的士車主每月收入,降至4,880元,跌幅近六成;大嶼山的士車主每月淨收入降至1,245元,跌幅達八成半。 來源: 香港01 ()

的士7月17日加價

的士7月17日加價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批准市區、新界、大嶼山的士調整收費,落旗加3元,每次跳錶加1角至2角,7月17日生效。 調整後,市區的士落旗收費27元、新界的士23.5元、大嶼山的士22元。 以首段車程計,市區的士每跳1.9元,新界和大嶼山的士1.7元;以後段車程計,市區和新界的士每跳1.3元,大嶼山的士1.5元。等候時間收費會因落旗後跳錶收費提高而相應調整,其他附加收費維持不變。 市區、新界和大嶼山的士平均加幅分別為11.54%、13.02%、13.83%。 運輸及房屋局表示,的士收費調整已考慮的士從業員收入和營運成本轉變、市民接受程度、的士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收費差距等因素。 運房局指,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和營運成本上漲影響,的士租車司機去年每月平均淨收入在撇除通脹後較2019年水平下跌。業界希望透過增加司機收入吸引新人入行,並藉此鼓勵行業改善服務和投資更多新設備,以提升的士服務質素。 政府注意到加價會增加乘客交通開支,審批加價申請時已充分考慮各項因素,盡量平衡各方關注。 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網 ()